給自己一個放文及想法的樹洞

[6927本命,把舊文搬來放了,並希望之後會有更多]

神仙渡劫 (HL×Crazy)

*原來寫考斯騰真的會停不了
*小腦洞
*AU奇幻,私設把出場角色的名字改了

*****

流風的心情很差,就跟窗外的天氣一樣差。
準備了多時的戶外演唱會就因為那些天鴿天鵝天馬們阻礙了,之後還要處理改期重搭舞台及已售門票等等各種問題,他看著別墅外面的狂風暴雨,深深歎了一口氣。明明前一天經理人星夜還嚷著叫他要請一把各方神明保佑一切順利,最後竟沒有一個幫到忙,晚一點星夜過來真的要好好數落一下⋯
算了,也暫時不再想著表演及舞步的事了,先休息一下打會遊戲好了。
才剛把遊戲機取出來,窗外強烈的閃光炸開,緊接著就是震耳欲聾的雷聲及隨之而來的騷動。流風被嚇了一跳,匆忙的跑到窗邊往外看,屋外花園的大樹竟然被雷打中整棵倒下來了。鮮少近距離見過這樣的大場面又是留在安全的室內,流風也只是好奇的看看外面的情況,一邊擔心著會否停電。這是一個要維護搖滾歌手形象的小秘密,其實他怕黑的。
忽然在閃電的亮光下他見到那樹椏間隱約有一個人影。
那一刻流風沒有去想為甚麼他私人別墅的花園會有其他人,沒有想起要打電話求救,也忘記了自己怕黑或是風雨交加的室外有多危險,一拉開門就跑了出去。
倒在樹下的是一個他沒有見過的男子,身上帶著大大小小的傷口,流風探一探他的呼吸,檢查一下他的傷勢。幸好對並沒有被樹枝壓得太死或者卡住,流風出乎預料的順利把人救出來揹回家中。

大門一關上隔開了外面的風雨,屋內頓時安靜起來,流風及昏迷著的青年都濕透了身子。他把人安放在沙發上,感歎著回頭要星夜查一查真皮沙發可以怎樣清洗,然後走進浴室把全部的浴巾都拿出去。
把自己跟眼前的人稍為拭乾,流風有點猶豫要不要替對方換掉濕透的衣服,但又不知如何下手⋯他的打扮感覺與一般人有點不同,明明也是現代的裝束配搭,卻穿出了一股仙靈之氣。他不知道如何形容,那藍綠的色系很眼熟,就像是外郊的九色湖⋯?
但始終穿著濕冷的衣服不舒服,也可能會引致感冒,流風還是伸手把它們脫掉了,在簡單處理一些傷口之後,替那人套上一件隨手拿起的紫色T-shirt。
把剛才弄亂的東西都放好後,他隨意的坐在地上,看著始終沉睡著的人。為什麼會在颱風天突然出現在他的花園,而且弄得傷痕累累?為什麼他的外表衣著看起來不像是個普通人?那他到底是甚麼人?
颱風天出現⋯雷電交加⋯滿身的傷痕⋯感覺奇特的人⋯
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外面的風雨也平靜下來,客廳內冷氣的運轉聲就像是催眠曲,流風想著想著,慢慢的就睡著了。
就像是⋯神仙渡劫的故事⋯

「流風、流風!怎麼你靠著沙發睡了,昨天喝醉了嗎?」
耳邊響起煩擾的聲音把他喚醒過來,流風艱難的睜開眼,星夜的叫喚逐漸變成有意義的字句,但就在他開始明白那些說話的同時,腦海中的夢境已如流水般匆匆而去,想再想起來卻連畫面印象都徹底消失。
他看向連上面的卡通靠墊都是如同昨日記憶亂放著的沙發,明明沒有喝酒只是有些鬱悶的玩玩遊戲的他為什麼卻會坐在地上的。
完全想不通。

*****

「演唱會,你陪我去看吧?我買了好位置。」
「⋯九亦,你也正式位列仙班了,為什麼還要買票?」
「身為粉絲,當然要買票支持啊!羽晴,跟我一起去了!」
「不要,你那是流風的票還是搖滾區,我寧願在大會堂聽鋼琴演奏,還有位子可以舒服睡一覺。」
「只有你這個不務正業的陰陽師有空陪我不是嗎,大家互相幫助嘛,城市現在不是平靜多了嗎?如果又有妖魔鬼怪突破結界那麻煩就多了—」
「你身為九色湖的守護神,不要疏忽職守才是!好了好了,那你欠我一次啊。」
「嗯!」

不知道之後會否有機會可以正式碰面聊聊天呢?雖然你已經忘記了我,但我永遠都會記得,在我最不幸的那天,出現在我身前的騎士般的你。

*****

彩蛋:
倒在樹下的是一個他沒有見過的男子,身上帶著大大小小的傷口,流風探一探他的呼吸,檢查一下他的傷勢。幸好對並沒有被樹枝壓得太死或者卡住,流風出乎預料的順利把人救出來揹回家中。
「為什麼還站著不進屋?很冷啊,而且我被你揹著可是幫你擋掉大部分風雨的!」
「⋯風把門吹關了,剛才我跑出來沒有鑰匙。」
「⋯不如破窗?」

评论
热度(10)

© 樂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