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一個放文及想法的樹洞

[6927本命,把舊文搬來放了,並希望之後會有更多]

《滑冰教室與羽生老師》

*零滑冰知識,有錯請勿介意
*沒頭沒尾的被新聞刺激產生的妄想腦洞

羽生瞪大眼睛,難以相信眼前的景象。
今日難得準時來到訓練場,羽生還在奇怪自門外就聽到的喧鬧聲音,一打開門卻沒有見到其他應該出現的人,只見到一班小孩子在冰場邊打鬧嬉戲。
重點是,為什麼他們外表看來這麼眼熟?為什麼他們身上都穿著他非常熟悉的一套套表演服!?
「⋯晴明?小九?」有點遲疑的向最近他的兩個小孩喚道,然後⋯羽生一臉驚恐的收穫了兩雙向他看去的水旺旺大眼睛。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嗎?」難道準時來練習是我錯了嗎你們是發生甚麼事了有誰教教我應該怎樣做?腦中刷著彈幕的羽生很想就這樣退後三步關門重頭再來。
就在羽生還在不知所措的時候,最近冰面的幾個孩子已經滑出去了,他眼神馬上被吸引了過去,看著那個白色露肩就像是星降的小孩似模似樣的滑了幾步,然後———啪的一聲跌倒了。
靜默了幾秒的空氣。
他突然有點驚慌,從前他就見過這樣的情況,當一群孩子中有一個人開始哭出來,其他的孩子也可能會被感染的,雖然他對眼前的情況真的很混亂,但為了阻止可能發生的結果,趕忙之下他拍一拍手,向所有孩子說道。
「大家,不如我們一同滑冰?」

教導自己的考斯騰是一種怎樣的體驗,羽生結弦的回答是,一開始真的覺得整個狀況很詭異,但幹下去還挺有趣的。
他把孩子們都召集起來,先做些基礎的熱身,扶著欄杆踏步,順便觀察一下眾人的狀態。
看來大家的年紀都是按出道年份倒退的,單看樣子大概是四到十歲不等。腳步最穩定的是流浪者、小白鳥、幻想曲那一夥早年的節目,羅密歐手牽手拉著茱麗葉順場邊繞圈也頗順暢的,歌魅跟時旅一邊聊天,滑行的動作也很輕盈,那最小的孩子應該是⋯
除了剛才見到的星降,羽生尋找了一下周圍綠色紫色的身影,就剛好見到HL跟Crazy撞到一起。Crazy還好,一退後被身後歌魅接住,轉過身又往另一邊衝去了;身形最小的HL一下子就掉到地上。羽生三兩步滑過去,卻看見HL已經手腳並用的想爬起來。
「對,跌倒也不要緊,只要不斷練習就會滑得更好。」羽生笑著說。

之後他又領著小朋友們練習平衡,一整個鴨子團般伸直手向前滑,一邊提醒著重心要放好順著身子動作向前轉移,腿不要張太大等等。
「還有甚麼大家想玩的?」眼見大家程度各有不同,羽生想了想決定讓大家自由活動,自己則從旁協助。因為最站不定的Crazy已經拉著巴散跟Hello四處亂衝了,一臉不怕天不怕地的樣子。
「旋轉!」羅密歐率先跑出來。「我會貝爾曼!」
羅密歐原地就開始蹲轉,一邊順勢慢慢站起來把腿拉上去,小朋友的旋轉速度不快但仗著十歲的柔軟度還是拉成了近乎標準的水滴型,羽生不禁有點懷念。
「把旋轉速度練快一點會做得較輕鬆啊。」
然後巴聖也走過來說要玩,一邊轉著怎料中途不夠力坐到地上了,在一片哄笑聲中哭笑不得的羽生扶著他的腰幫助他站起來。
「嗯⋯有些歷史重演的感覺,不過即使失敗也沒有所謂的,我也經常會啊。」

遠處的巴散和Crazy已經變成了在玩拖刀了,不過因為姿勢和重心問題經常未做好動作已經失平衡了,看著那兩個小孩子玩得瘋了般羽生想是不是應該過去那一邊,忽然右手被拉住,晴明五歲的身型配合一臉認真的表情儼如一個小大人,說著想做hydroblading看看。羽生失笑的點點頭示範,原地就蹲下去往後轉了幾圈。
「記得這條腿一定要伸直啊。」
馬上不止晴明,天地與Change也走過來模仿他的動作,不過比起Change,其餘二人始終較小,雖然保持到轉圈的弧度卻也有點勉強,他走過去調整晴明的姿勢讓他再試一次,這次倒真有點多年後陰陽師的風範。
晴明練習完後,又走到羽生面前,正正經經的點頭道謝。他忍不住摸著小孩的頭毛,軟綿綿的手感真好,平日也沒有發現這一點⋯
「對了,敘一呢?」
突然發現一直沒有留意到敘一的身影,羽生四處張望,幻想曲與流浪者在這裡也是大前輩了,在星降跟幻花前玩起3A來;而在旁邊一個沒甚麼其他人的角落,才發現敘一獨自在滑冰,那路徑一眼看去有著幾分的似曾相識。
「敘一,你想滑些甚麼嗎?」走過去握起敘一的小手,羽生帶著敘一簡單走了一次滑了三年的接續步,陪著敘一做步法及轉體。人們說三歲定八十,敘一也是從小到大同一個性子的,沒有說過甚麼,但羽生知道嘗試著那些此刻對他而言還很複雜的步法的敘一很開心,那眼中亮晶晶的有如星光。
玩完一圈,羽生蹲下來跟敘一的高度同一個水平,舉起一隻右手,敘一還是沒甚麼表情的樣子,但也伸出右手,二人輕輕的擊掌慶祝。

不知不覺玩了一兩小時,發現大家都開始疲倦之後,羽生就催促著所有人上冰休息了。
「不要玩得過火了,是休息的時間了,Crazy不要再跑了,快點出去了。」羽生一邊說著一邊走向落在最後的HL,小孩子年紀最小還剛好走到最遠的那端,羽生一把抱起HL往回走。
突然手上的重量一沉,完全沒有在注意的羽生一下子失去重心,整個人往後跌倒在冰上,身上還多壓上了一個人,是一個跟他一樣高大的成年人的重量。
「⋯小九?」看著也是因撞痛而難受的HL一邊揉著頭撐起身來,羽生驚訝的叫道。
「羽生?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的,剛才明明⋯」HL還是一臉懵然,但慢慢的又隱約想起剛才的記憶,那感覺就像是剛起來回想自己的夢一般。回頭一望,站在場邊的一個個又是平常的樣子了,也是奇怪著為什麼在冰場出現,剛才的是夢還是甚麼云云。
「剛才的事你還記得?」待HL站好後把羽生也拉起來,羽生問道。
「要回想的話也是有點印象⋯不過總感覺有點不舒服。」
「小九,你哪裡撞到了嗎?沒有事嗎?」
「總覺得剛才一直沒有盡情滑冰,那種感覺很不舒服。」話未說完,小九已經滑走了,沿著冰場繞圈加速,然後一躍而起,完成一個乾淨利落的4Lo。他輕鬆的滑回羽生身邊,那臉上的笑容跟剛才的四歲小孩重疊起來,無不一致。
「羽生,你說過只要不斷練習就會滑得更好,我記得的。」
對呢,那時候的你會想到嗎,不斷滑得更好,還把世界紀錄都拿到手了。

评论(5)
热度(29)

© 樂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