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一個放文及想法的樹洞

[6927本命,把舊文搬來放了,並希望之後會有更多]

因SEIMEI 2.0太刺激產生的腦洞 (晴明x敘一)

*熱列歡迎晴明回歸

*帝國雙璧瘋狂打call,雖然我九瘋太搶戲

*原來大佬兩年前已經決定要滑晴明,所以今次是晴朗視角啦

*ooc到太平洋,寶寶的心思猜不透,所有東西都是OOC

 

1.

1718,劍指平昌,目標是衛冕金牌。在這個大前提下,擔起這個重仼的本賽季長短選曲尤其重要,晴明就是其中早被欽點的種子選手。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從來沒有真正說出口的事實,陪伴羽生走上五輪戰場的將會是晴明,自從那兩場封神戰役之後。

奧運會實在是一個奇妙的存在。在花滑這個半紅不黑的界別中,每一次的國際比賽頂尖選手來不了全部也基本是八成起跳,每次比賽的分數基本上是獨立而論唯clean當道,在高位選手間本來的分數差距也因為近年人為打分的趨勢幾乎被抹殺,而選手的狀態⋯也實在起伏不定,在短暫的比賽生涯中真遇不上最佳狀態的情況也是比比皆是,平心而論所謂獎牌的含金量奧運及世錦是否真的相差甚遠實在是見仁見智,但可能物以罕為貴,也可能正是克服了所有的問題狀況意外,才更值得這個冬奧金牌的名號吧。而竟然想憑一人之力連續挑戰這個寶座的人,在四年一週期的最後一段大直路上,要考慮的就實在太多了。

所以晴明由一開始就知道,他是會回到賽場上的,不只是因爲破紀錄的表演或是仼何迷信的想法,更重要的是他本身這個存在。

要說最貼近羽生最理解他的其實是HL,因為他代表著的正是羽生本人,但太真實的反眏有時也意味著不止好的一面、而是所有的一切都會在表演中表露無遺,包括一時的低落、軟弱或分神,而這其實並不是舒適的滑行體驗。晴明則跟HL不同,他包含了由「羽生結弦」及「安倍晴明」兩者互相補足所合一而成就現在完整的SEIMEI,在那四分三十秒的時間內,忘記所有雜念,成為另一個相似又不同的人。在這場只容許絲毫不失的比賽上,那是羽生最強大的後盾及信心來源,把所有精力放在高質量的表演上,達成自己心中理想的花滑。

「所以即使得到了世界紀錄,其實也不真的這麼高興啊。」那是來自HL拙劣的安慰。「反正名號還是會被拿回去,所以Crazy其實你不用太介意的。」

「這簡直是我見過最爛的說法,兩者是可以比較嗎。」不出所料的來自Crazy的吐糟。「不知道下賽季還有誰上場呢?」

「你猜?」

 

2.

晴明就這樣靜靜地看著HL及Crazy轟轟烈烈的連場戰鬥,一直等待著他的戰友,準備著屬於他的賽季。他想像過與Crazy共同進退的景像,為最近聽過的歌曲編排步法,甚至是重編的巴散,但感覺總是違和,他這才明白敘一當年的感受。

那年場上初見敘一,他們說著不相通的語言,僅憑冰上的交流,開始了名為「夥伴」的關係。敘一本來就是不易親近的個性,剛認識時更是特別難相處,晴明知道那是對方素來慢熱,現在回看卻明白歌魅也是原因;私自背負著歌魅的遺憾雙份的夢想獨自走下去的敘一,實在沒有太多其他空餘的力氣。可能巴散也曾經有這個階段,只是性格上的差異使其他人不容易察覺,而晴明發現如今自己也是同樣的處境,且已經更輕鬆了。敘一,如果是這麼的你跟我⋯

但他始終沒有想下去,不敢想像仼何的萬一,即使敘一每天都陪伴著他練習。他們一同走過大大小小的戰場,成就了歷史性的佳績,那日子就像是昨日般清晰;只有他們互相逐漸能夠溝通的對話,一直提醒著時間的流逝。所以他更加要及早抽身認清事實,這樣的奢想對所有人都不會有好處,無論是對他未來的夥伴,對敘一,更是對他自己。

「羽生…還在考慮嗎?」Crazy的說話中透露出內疚,雖然羽生尚未選好短曲,身為半個當事人他也有點預感。

「他心裡已經決定了,只是還未說出口而已。」HL倒是看得特別透徹。如果兩個節目都公布之後必然會滿城風雨,而站在風口浪尖的就會是被三刷的那個人,所以他才會有著猶豫。「這不是你的責任。」

「不止是,但我有責任。」Crazy的倔強性格又冒出頭來。「是我做得不夠好。」

「如果不繼續出戰就是不夠好,那我們也是一樣,不是嗎?」

 

3.

晴明剛趕到冰場,就見到已經練習著新編動作的敘一,行雲流水的滑行,延展到指尖的旋轉動作,還有那清冷外表也掩蓋不了的激情,一如以往他們訓練的每個晚上,又因為新加入的動作而顯得陌生,那又是一個全新的敘一了,與以往簡直不能同日而語。敘一的表演,潛藏著無數的亮點,包含了太多的感情,他多看一百次也不會厭倦。

這一年來隱約的不踏實逐漸消失,被這個人強而有力的琴音清掃走了,晴明突然發現自己並不如其他人眼中的完美的強大。沒有了敘一的晴明依然會是同樣的晴明,他的技術及對勝利的渴望也都不會因此改變了,但花滑是計算長短曲分數總和的運動,沒有了敘一,那份無條件的信任及承擔又應該交付給誰呢?

果然,就只有你了。

最後的音符落下,一切歸於靜止,敘一睜開雙眼,那一刻晴明幾乎看得見投映在他眼中的自己。他脫下冰刀套,迎向那個微笑著的人。

「由敘一參加冰演?」被通知也會去冰演的Crazy驚訝的問道。「他不是重新編舞了嗎?那麼快就準備好?」

「始終敘一會受到的輿論壓力比較大,所以羽生安排先公開,聽說晴明也有主動提出。」身為羽生讀心機使愈來愈多人會主動找他八卦的HL回答。「不過也是理所當然的,既然是全力以赴的冰演當然要拿出有紀錄的節目才有誠意嗎。」

「不過要我跟敘一…感覺總有一點點尷尬。」來自還是不甘心的Crazy的碎碎念。「那可是冬奧舞台啊!」

「我倒覺得不錯。」

「小九,你那是甚麼意思啊!」

「如果你要放開我繼續走下去,我會哭的。」

「不要再提WTT的事了!而且我沒有哭,只是一點點在眼角,其他是汗水啦。」

「如果你要繼續走下去,那我也會跟你一起。」

「哼,長曲一早內定了好嗎?」

「沒有世界紀錄的節目有決定權嗎?」

「小九…你切開來一定是黑色的。」

评论(2)
热度(14)

© 樂雪 | Powered by LOFTER